小情歌

记6月23

我一边担心着,一边敬佩着

一边期待着,一边心疼着

一边气愤着,一边热血着

何其有幸,能识得这样的团队

何其有幸,能识得一群赤子之心的少年

何其有幸,却又无奈无力……

一天的闹剧


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人,你怎么忍心给他招黑呢?
我以为,喜欢是一件很纯粹的事
恰当的时机,恰好的心情,见到了,于是喜欢上了
喜欢上一个人,会跟着喜欢他身边的人吧
喜欢上一个人,只会专心的喜欢他吧,哪有时间来上演一出出闹剧呢
喜欢上一个人,会为他长远考虑吧
喜欢上一个人,会小心翼翼地说每一句话吧

何况他们都是为国争光的大英雄,即使不喜欢,也应该不至于讨厌厌恶恶意诋毁吧

然而人性……

我想女孩子们,尤其是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女孩子们,应该都知道礼貌和尊重吧
为什么有些人说出口的话那么难听呢
明明应该是宝珠一般的年纪,却把自己活成了死鱼眼精,真是可悲啊

烟雨任平生1


尝试性武侠AU

非常ooc了

欢迎捉虫

――――――――――――――――――――

楔子

午后。

夏日的午后。

挂在半空的太阳无情的燃烧着自己,将加倍的热量施加于芸芸众生。

这样的日子里,有什么能比一碗镇得冰冰凉、红澄澄的凉茶更能让人舒适呢?一碗凉茶下肚,因太阳炙烤或人体自产的热量从每个毛孔里散发出来,人的精神也从烦躁警惕变得安定松懈。

因着这个原因,距永安镇三十里开外的这个草棚变得十分受欢迎。这个草棚是什么时候搭建起来的?没有人知道。人们只知道自从草棚出现的那一天,一个驼背跛脚的老头便在这里买凉茶,偶尔还能看见个蓝布衣衫的老太婆。

这个草棚方圆三十里少有人烟,而太阳又放肆地吞噬着大地上的一切水汽,对于旅途劳累的人们来说,这里天生就该有草棚歇脚、有凉茶避暑。没有人会去怀疑对自己有利的事物,所以也从来没有人怀疑过这一对老夫妇。

单杰是天下第一镖局——金陵镖局的金牌保镖之一,他的“幻影移形拳”内外兼修,已经练到九成火候,武林中能打得过他且全身而退的人不超过十个。他在江湖上已经行走许多年了,一直十分牢靠,依仗的当然不全是功夫,多年的经验早已教会他谨慎才是行走江湖必学之物。他虽然已经四十,出门万事小心这句话却从来不曾忘记。

单杰在听到探路的人报告说前方有个卖凉茶的草棚时就感到分外口渴,就像饥饿的人看到食物总感觉更饿一样。他没有马上勒令队伍停下来,反而让大家原地休整。镖里的兄弟们从早上就一直赶路,中午草草解决午饭后没有休息又出发了。午后,正是人一日中最疲乏的时候,所以当他们一听到原地休整便安排好人放哨,余下的就躲在树荫下休息。他们又累又渴,单杰也一样,他比他们还累,因为他脑中一直绷着根弦,那根弦就是他们押着的这趟镖。

单杰已经四十了,早已厌倦了这样提心吊胆的生活,他已经两年没有押镖了。可是那个人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一向不能拒绝朋友的请求,所以他喝下了那个人递过来的酒,第二天就押着这趟镖从金陵出发了。

单杰叫来两个人,对他们耳语了几句,那两个人便点着头往前走了。单杰从怀里掏出一只流星镖擦拭着,他想等他完成这最后一趟镖他就正式告老还乡,在乡下携着妻儿做个地道的土财主。他想到他那娇媚动人的妻子出门前的细细叮嘱,又想到他那正牙牙学语的儿子奶声奶气地喊着爹的模样,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笑容来。

不远处传来几声布谷鸟的叫声,单杰用手遮眼抬头望向一澄如洗的天空,用他浑厚低沉的声音命令道:“出发!”

镖局里的兄弟都是精心挑选过的,一听到命令便马上站起各就各位,一句牢骚都没有听见。

单杰押着镖沿着大路再走了半里多就是草棚,蝉躲在碧绿的树叶里没心没肺地嘶叫,路上什么也没有。单杰抬起右臂示意众人停下,“兄弟们,我们喝碗凉茶再走!”此语一出,众人皆喜不自禁。

草棚的老板也就是驼背跛脚的老头自然也是喜不自禁的,一下子来了二十多个客人,相当于口袋里多了四十多文钱,这足够他一个月的成本了,无论哪个老板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喜笑颜开的。喜笑颜开的老板赶忙把单杰迎入草棚,草棚十分简陋,只一张桌子三条板凳。单杰招呼了几个人一同坐下,不一会儿四碗冰冰凉、红澄澄的凉茶便被摆在了桌上,原来他们刚好碰上了前来送饭还没有离开的老板娘。

单杰盯着面前的碗,又看了眼左边坐着的人,那人马上从怀里掏出根银针在碗里一一试过,银针还是银针,没有变成其他颜色。单杰端起其中一碗凉茶喝了一口,众人才开始喝自己碗里的。

单杰察觉到事情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他一提气身体就像陷在棉花里,软软的,越陷越深越陷越深,他眼前的光越来越弱、越来越远,他想着妻儿、想着那位朋友、想着挣扎着站起来,终是抵不过昏昏睡意,失去了意识……

(一)

永安镇本是个十分安静的小镇。

为什么说“本”,因为它现在已经不是了。

它现在为什么不是了?因为昨天清晨永安镇来了一个少年。

这个少年棱角分明,薄唇大耳,穿着一身价格不菲的蓝布黑衽刺有祥云的劲装,脚踩一双绣有金线的蓝靴。他昂首阔步地走在清晨的街道上,背着一把刀,刀鞘看起来很旧。

他径直走到了永安镇最好的客栈——双子客栈。小二十分热情的跑过来问道:“客官……”

“住店!我要你们这最好的客房,另外挑几个最贵的菜到我送我房里来。”少年打断了小二的话,十分冷漠地说道。他的声音低沉,有种蛊惑人心的魅力。

小二连连应着“是”,低着腰带着少年往天字一号房走。

少年进了房间,东摸摸西看看转悠了一圈才犹疑地点了点头,对着小二说“你下去吧。”小二唯唯诺诺地退下,在关门的瞬间突然受到了阻力,他抬头一看,跌落进一双流光溢彩的桃花眼里,门里少年拉着他正在关的门,“等会记得给我拿碟拍黄瓜。”

小二愣在那里还没有回话,门“吱”的一声已被轻轻关上。

哎呀妈呀,幸好老子是个男的。小二一边捂着自己扑通扑通跳着的小心脏一边感慨。

张继科走到床边摸了摸被子,崭新的绣花被褥摸起来手感还不错。

这里虽然只是个小镇,但却是南北官道的必经之路,交通带动经济,客来客往的小镇上客栈也就多了起来,双子客栈能够成为最好的客栈并不是因为它大,而是它精致。每间房的摆设都经过精心布置,并且保证被褥一定是全新的,这让有些轻微洁癖的张继科十分满意。至于那绝不便宜的价格,他根本不会计较。人生在世,弹指一瞬,身外之物又何必淹留,学会享受、及时行乐才是最重要的。何况他有能力花钱,更有能力赚钱。

小二敲门的时候张继科正再凭窗远眺,他的房间后面的窗户对着一条河,河水清澈见底,穿梭在小镇中间,似一条碧绿的坠有亮片的腰带,有几个姑娘正在河边洗衣嬉戏。

张继科说了声“进来”,小二就端着几盘精美的菜肴走了进来,把饭菜摆好后又听到那低沉的声音:“你去帮我打些热水,我要洗澡。”小二晃悠悠地抬起头来,这一次那双桃花眼半耷着,少年浑身散发出慵懒的气息。

整整一天小二都没有心思好好工作,住在天字一号房的那位少年洗完澡后再也没有出来过了。吃午饭的时候,小二甚至鼓起勇气去敲天字第一号的房门:“客官午饭要些什么?”小二的声音不大,他有些怵这位少年,小二在门外站了好一会儿,里面什么声响都没有。倒是一回头看见了一个白色身影进了隔壁天字二号房。

到了傍晚时分,小二终于再次看到了天字一号房的少年顶着那双桃花眼站在楼梯下,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小二暗想这少年可真能睡。在江湖上能睡的人往往不一般,因为他们随时随地能睡着,就能保持更多的体力、更充沛的精力。

张继科向小二招了招手,待他走近问道:“这附近可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小二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答道:“这个时候,醉香楼正热闹着呢,也不远,出门左拐直走便能找到。”

“嗯,谢了。”

醉香楼确实正是正热闹的时候。

醉香楼顾名思义,是个闻着酒香就能让人醉意朦胧的地方,当然有时候,比酒更醉人的是人,尤其是那些姿态曼妙、能歌善舞的美人。醉香楼正是以美酒和美人闻名,谁也分不清哪个是主业哪个是副业,正如谁也分不清酒和女人哪样才是男人最爱。所以老板娘干脆把二楼设置为专门喝酒的地方,一楼是狩猎的场所,三楼是住房。

张继科一踏入醉香楼老鸨便笑着迎了上来,头上的桂花油熏得张继科后退了半步,老鸨见状依旧笑,只是没有方才热情,“少侠二楼请。”

张继科在二楼靠栏杆的地方坐下,那里是整栋楼视野最佳的地方,既可以看到一楼门口进来的人,也可以看到要去三楼的人,二楼的人更不必说。

这儿打杂的都是女子,一个十四岁左右的小姑娘袅袅婷婷的走过来问他有什么需要,他点了几个菜,又吩咐了几句其他的,不一会儿小姑娘就端着菜肴和两个酒瓶上来了。张继科就坐在那儿边吃边喝,等他喝完一瓶的时候,他听到旁边的人叫了声“好酒量!”


tbc.

开了个坑

写了这么久崽崽还没有出场😞

话说你们想要竹马还是素不相识啊?虽然对剧情并没有什么影响(如果我有剧情的话……)

深夜叨叨叨

昨天写完论文超开心,结果今天丧了一天,想吃小甜饼也只能自己写,那就写吧。结果在十一点时心情又突然好起来了,明天吧,明天再写,早点写完也算了却自己一桩事。

听说安仔直播里龙打了封闭,他总喜欢自己一个人扛。吴爸的微博问答里说了龙这场无谓失误多了,而且调动太少,这是每个大满贯们都有过的现象吧,想得的都得到了,少了动力。可是他还不想止步,即使年龄摆在那,伤病摆在那,他说自己还有潜力可挖,他说要向东京冲击,那就战啊,大家都这样说。可是这四年又会有多少伤痛,有多少辗转无眠的夜晚,有多少蜚短流长的猜测质疑。可是你还是会前进的对吗,那么,请不要忘记,你不是一个人,有毫不犹豫说“陪啊”的秦爸,有关心你累不累冷不冷的继科,有为你现场打call的小远小雨,有冲击你激励你尊重你向你学习的队友对手,还有那些能长久陪伴在你身边的默默的爱着你的球迷或粉丝。你说你不喜欢独处,那就记住你永远不是一个人!

大家都说无锡输球不是坏事,我也相信你能调整好,希望你能趁这个机会放松一下,整理好状态再出发,我们赛场见!

只是有些可惜,四年多的不输外战的金身还是破了。我超话签到签了六十多天断签了都会难受,更何况是这么持久的记录。可是记录本来就是用来打破的,所以也只是有一点点,一点点的替你可惜。如果要战东京,目光不应只是一场两场的输赢。

可其实,最重要的不是输赢,是你啊。


本来只是想发点感想,又开始唠叨了……

恭喜呀,我的龙,最佳男运动员(^з^)